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他一开口,刷屏半个朋友圈

时间:09-1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32

他一开口,刷屏半个朋友圈

“迷人的笑脸吸引视线,慵懒地靠在陌生的肩……”《披荆斩棘的哥哥》舞台上,徐良以一首《坏女孩》引发回忆杀,直接将自己送上了小组舞台第二。当天片段刷屏的程度,让不少观众以为回到了去年王心凌《爱你》的舞台。在助力区中,徐良的乐力值,比其他几位哥哥的加起来的总数还多。图源:节目助力区明明属于90后青春记忆的徐良,十几年后依旧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号召力。而那个循环播放《素颜》《后会无期》《客官不可以》的青春,也随着“迷人的笑脸吸引视线……”的再次唱响而映入眼帘。如今的乐坛异彩纷呈,嘻哈、摇滚、乐队……这些曾经的小众音乐摇身一变成为了z世代竞相追逐的音乐潮流。每一种风格都是如此热烈,以至于各家都聚集在自己喜欢的风格里交流。要追寻集体记忆中的音乐狂欢,只能把时间往前倒了。在MP3还是中学生主流听歌方式的时代,歌曲的分享和推荐,只能在课间休息的十分钟里,通过耳机与耳机之间的交换隐秘进行。一首歌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传递整个班级,以及能否传递到整个班级,反应了这首歌在班级里的受欢迎度,越受欢迎的歌曲,所需要的传递时间越短。传递速度最快的,除了周杰伦、蔡依林这类当时主流的华语歌手,还有本兮、徐良、汪苏泷、许嵩等在当时被成为非主流的网络歌手。图源:QQ音乐若是谁在课间十分钟偷偷用教室里的电脑放了一首汪苏泷的《因为了解》,从此蹲点找文具店老板下载汪苏泷的新歌,就成为班里音乐发烧友们新的目标。许嵩、汪苏泷、徐良、本兮、后弦……他们组成了一个仿佛是主流华语乐坛镜像世界般的非主流网络歌手乐坛。主流乐坛中常见的“乐迷之间的拉踩、站队、八卦自家歌手隐私……”在这里一样不少,班里争吵“汪苏泷和徐良谁更帅”和“《坏女孩》和《后会无期》谁更好听”的声音在课间此起彼伏。只是通过网络出道的汪苏泷、徐良、许嵩们并不像主流歌手那样活跃于各大卫视栏目及商业代言广告,乐迷们只能在贴吧和论坛中捕捉到一丝真假难辨的信息,这自然增添了网络歌手们的神秘感,却也让他们显得更加游离。事实上,许嵩、汪苏泷、徐良并不是第一批网络歌手,他们意外引领了新的风潮,背后除了歌手本人的音乐实力,也有行业变革的“推波助澜”。本兮、许嵩、徐良等网络歌手扎堆出现的时期,正是音乐流媒体抢夺实体音乐唱片播放器话语权的关键时刻。当时,音乐流媒体逐渐取代实体的唱片、CD成为人们听歌渠道,这一转变让音乐网站获得了大量的关注。与此同时,各类音乐制作软件的出现大大降低了专辑制作的成本,还未签约公司的音乐人能有机会自己制作专辑发行音乐。网络技术的发展降低了音乐制作的门槛,让网络歌手能够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发行音乐;而音乐流媒体对实体唱片的取代又为在网络渠道发行的音乐带来了大批听众。与其说许嵩、汪苏泷、徐良引领了网络歌手的新时代,倒不如说是新的音乐行业变革造就了许嵩、汪苏泷、徐良这批新风潮的引领者。图源:QQ音乐但浪潮终会褪去。音乐流媒体在播放器争夺战中胜出后,随着用户一起涌入互联网的还有周杰伦、李宇春等主流华语歌手。他们发行数字专辑、上线数字音乐,拥抱行业变革,其在实体唱片时期积累的乐迷也伴随着音乐流媒体的发展而转移到了互联网。音乐行业在互联网的“占领”,让本就游离在主流之外的网络歌手显得更加边缘。此外,越来越多音乐人加入到网络歌手的阵营,可供乐迷选择的音乐类型更加丰富多样。每种风格的音乐类型都能找到自己的忠实听众,那么相应地,单个音乐类型想要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越来越难了。相比“网络歌手三巨头不火了”,更准确的说法或许是“网络歌手不需要三巨头了”,这是音乐分众化时代下不可避免的趋势。许嵩、汪苏泷、徐良逐渐褪色为了角落里一个青春的符号,更多是在95后追忆校园时光的场景中被提及。这似乎应证了网络歌手三巨头已经过气的事实,毕竟能够称之为怀念的,只能是属于过去的事物。2016年网络歌手本兮因故离世,本兮歌曲的评论区变成了乐迷们的悼念现场。《怎么办我爱你》《情花》等歌曲被乐迷们翻出来回味,这场悼念本兮的活动很快延伸为了乐迷对曾经的网络歌手三巨头时代以及自己逝去青春的悼念。这场关于网络歌曲的复古热潮,虽然让网络歌手三巨头又重新回到了乐迷的关注视野,却也再次证实了,他们的时代,已经属于过去了。网络歌手三巨头的大火,除了音乐行业变革,也要音乐人本身实力过硬。音乐行业对网络音乐的收编虽然减弱了网络歌手们的声量,却并不会将他们淹没。毕竟,有实力的音乐人,总会在行业找到自己的路。用《玫瑰花的葬礼》打出知名度的许嵩,其实读的是医科大学。并非科班出生的他靠着对音乐的热爱及从小学习钢琴打下的音乐基础,自学编曲及音乐制作,创作发行了《自定义》《寻雾启示》《苏格拉没有底》等多张音乐专辑。他的音乐安静沉稳,有着一股娓娓道来之感,《素颜》《有何不可》至今仍活跃在B站用户二创的背景音乐里。虽然在社交媒体上活跃度不高,但许嵩演唱会往往是一票难求,如今已是海蝶音乐总监的许嵩除了偶尔上上综艺,更多的重心依旧是放在音乐创作上。相对一贯低调的许嵩,大家对汪苏泷的的了解就多得多了。2016年《微微一笑很倾城》带火插曲《有点甜》之后,汪苏泷又再次回到了大众视野。之后参加了《我是唱作人》《天赐的声音》等多档音乐综艺,靠着创作实力圈粉无数。音乐之外,汪苏泷在户外旅行综艺中不自知的东北话和幽默真诚的性格特质,也让他收获了一批路人粉。图源:汪苏泷在春晚后台与苏有朋、王铮亮合影如果不是《披荆斩棘的哥哥》,或许大家还不知道看似存在感不高的徐良,早已凭借着自己的音乐才华,在音乐制作上做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了。因为综艺效果反响平平而退居幕后的徐良,开了一家音乐制作公司。或许是凭借网络歌曲出圈的徐良或许更善于把握热歌的规律,《从前说》《来迟》《不如》《就忘了吧》这些大热的抖音神曲皆出自徐良团队。大家以为消失的偶像,其实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在身边。制霸了90后整个青春时代的网络歌手三巨头,彼此独立却又共同构成了90后的青春回忆。在他们不断寻求突破的十几年中,歌迷们也逐渐长大,各自经历人生的起伏与变化。有的成家立业,肩负起全新的角色责任;有的在追梦路上跌跌撞撞,尚未找到人生的方向;还有的历经千帆,早已看不清少年时的模样。当大家距离青春越来越远,回头却发现承载那段时光记忆的人,还如当年一般,站在舞台上继续歌唱,守护着一代人的青春。童年偶像的意义,仿佛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具象的表达。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